了解徒儿的师傅

校园小说   2021-05-05   加入收藏夹



  良久之后,她方始道∶“仁哥陪我去见恩师好吗?”

  “妙呀!她在何处?”

  “大漠,她陪师姐修炼猎阳神功。”

  “猎阳神功?怎么回事?”“它是一种亢阳功力。”

  “那该是男人修炼的呀!”

  “师姐半男半女。”

  “啊!真的呀?”

  “她每逢子时便变成女人,天一亮,便成为男人,而且她的体质特殊,所以,思师培植她修炼猎阳神功。”

  “好奇怪的人喔!”

  “她以此为傲哩,我得警告你一件事,别打她的主意。”

  “安啦!我的心中只有你。”

  “她比我美,又比我健康哩!”

  “即使西施再世也动不了我的心。”

  “好仁哥!”

  两人便再度热吻着。

  她啊了一下,急忙向外滚去。

  “哈哈!你不是求之不得吗?”

  “讨厌,吓了人家-大跳!”

  “哈哈!饿了!”

  “讨厌,先净身吧!”

  说着,她便滚入池中。

  甄南仁哈哈一笑,便入池净身。

  立见二名裸女自动送采烤肉,由欣含笑道:“小琴,我们明夜启程赴大漠,你们按计划行事吧!”

  “是!禀姑娘,金刚珠已现!”

  “什么?黑石之珠已经出现啦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在何处?”

  “洞中,请稍候!”

  说着,二人立即离去。

  田欣喜道:“仁哥听过金刚珠吗?”

  “没有,瞧你如此兴奋它一定是稀世珍宝。”

  “的确,你还记得那块大黑石吧?”

  “记得,咱们的第一次就在它的上面完成,对不对?”

  “对,它叫金刚石,它取出大理洱海深处,它最吸收闪电,所以,我把它安排在五指山之山顶。

  “我先吸收一百二十位婢女透过金刚石所贯入之功力强个身子,再计划施功吸收雷电之力化为己用。”

  “畦操!挺危险的哩!”

  “的确,闪电之威冲散我的护体功力又激发我的欲焰,所以,我才会叫人找你来此。所以才发生那么多的事。”

  “真险,这一切全是令师之安排么?”

  “是的!我若过关,便可以成为天下第一人,可惜,我失败了。”

  “下回再来吧!”

  “不行,我的元阴已破,我也不敢再试。”

  “我来试!”

  “太危险啦!何况,你也破身啦!”

  “抱歉,我害你破了元阴。”

  “不能怪你,这是天意。”

  “令师会;会责骂你?”。“不一定,我会向她解释的。”

  “我会帮你解释的。”

  “谢谢!”

  立见一位裸女捧采-粒婴拳大小,却通体黑亮的圆珠道:“禀姑娘,金刚石已裂,它卡在石中央。”

  “太好啦!谢谢!”

  她捧过黑石,不由细抚着。

  “禀姑娘,你们需用衣物否?”

  “需要,帮仁哥买二套衣靴。”

  裸女立即应是离去。

  “仁哥,我得试试看。”

  说着,她抬起右脚,便将黑珠送入下体。

  一阵清凉之后,她不由精神一振。

  “仁哥,它是珍宝,你先吃吧!”

  说着,她便在池畔运功。

  甄南仁便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。

  膳后,裸女送来衣靴,甄南仁便欣然穿上。

  “哇操!太合身了,谢啦!”

  裸女立即欣然离去。

  甄南仁望着田欣的迷人胴体,不由一阵心猿意马?他的呼吸刚急促,她立即收功道:“仁哥,你又想玩啦!”

  “我……还好,金刚珠效果如何?”

  “逾乎估计,太好啦!”

  “留下来多练练吧!”

  “这……”也好,你稍候一下!“说着,她立即穿妥衣衫离去。

  设多久。她撑来水果道:“我已派人先回去禀报恩师。”

  “高明,令师即使光火,你也不会首当其冲啦!”

  “是的!我也要向恩师提及你,不要紧吧!”

  “不要紧。我该去见见她,她该是我的师母哩!”

  “是呀!来,吃些果子吧”

  两人便依偎的取用野果。

  良久之后,她便带他返洞,立见一名裸女含笑躺在石床上,他刚-怔,她便含笑道:“我得苦练一个月,她们会陪你。”

  “不!我也得练功。”

  “别拒绝,她们包你满意。”

  说着,她便取一珠离去。

  甄南仁不由尴尬的低头而立。

  裸女大方的前来,便为他宽衣。

  良久之后,两人方始同归於尽。

  “公子,谢谢你,请用参茗。”

  说着。她便欣然离去。

  他吁口气,便斟起参茗,便欣然喝着。

  不久,他愉快的运功着。

  功力一运转,他不由暗喜道:“哇操!真妙,含月及承阳神功一融合,我果真可以御女采补,难怪欣妹作如此安排。”

  他便欣然运功着。

  接连一个月,每天皆有二名裸女在白天及夜晚陪他作乐,诸女爽得眉开眼笑,他因为功力增加而大喜着。

  这天晚上,裸女送入烤肉及美酒便退去。

  不久。田欣入内道:“仁哥。”

  “欣妹,想煞我啦!”

  两人立即热吻着。

  “仁哥,她们合你的口味吧?”

  “少了你,她们逊多了!”

  “去你的,鬼才相信。”

  “真的啦!”

  “我方才问了三人、她们皆赞美你哩!”

  “你做过‘民意调查’啦!”

  “当然,仁哥,我在这个月之内已经吸收金刚的精华,你也吸收六十人之功力、咱们好好的再揉合功力吧!

  “好呀!”

  “不过,你得多留些功力。”

  “不要啦!”

  “不,你必须复仇呀!”

  “好吧!谢啦!”

  两人便欣然吃肉及饮酒。

  膳后,两人便依偎的聊着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两人再度一吻,立即宽衣。

  小别胜新婚。两人热情的寻欢着。

  良久之后,她满足的道:“好美喔!”

  “欣妹,你真美!”

  “仁哥,你学了不少妙招。妙透啦!”

  “好仁哥,我爱你!”

  “欣妹。我爱你。”

  良久之后。两人便在右床上运功:不出一个时辰,两人的功力再度串连,两人便欣然入定。

  滚滚功力便流转於二人的身上。

  一个月之后,两人-松口,便互视一笑,他又亲上樱唇,方始道:“欣妹,谢谢你送我如此精纯的功力。”

  “仁哥,我的一切全归你。”

  “好欣妹!”

  他一扭腰便再度求欢。

  “仁哥,先吃些东西吧!”

  “好呀!”

  她轻拍玉掌三下,二名裸女便送入拷肉、美酒、参茗及水果道:“禀姑娘,主人飞函通知你早日陪公子赴大漠。”

  “好呀!明夜启程。”

  二位裸女便含笑而去。

  “仁哥,恩师原谅我啦!”

  “是呀!恭喜!”

  两人便欣然用膳。

  膳后,两人便在池衅行乐着。

  倏听一声冷哼,两人立即坐起。

  立见一名红衣少年和二位绿裳女子站在远处,甄南仁怔了一下,立即道:“火鹤,你怎会到此地呢?”

  “姓甄的,你居然如此不要脸。”

  “火鹤,你别信口胡言。”

  “哼!你别忘了你来乞药之事?”

  “哼!提起此事,我便生气,你们终南派有何了不起?”

  “哼!至少你采乞过药。”

  “住口,若非你逼我入赘,令堂早就赠药啦!”

  “哼!世上那有白吃的午餐,百草丹岂可轻易送人。”

  “住口,我不再希罕百草丹,滚!”

  “哼!狗改不了吃屎,不要脸,走!”田欣叱道:“站住!”

  “淫女,你想怎样?”

  “我要怎样?你自会明白,拿下!”

  应是声中,洞内已经掠出六十名裸女。

  火鹤二女刚一怔,便有十女疾扑而来。

  火鹤叱句:“妖女!”立即拔剑。

  她那二婢立即也拔剑备战。

  十女一逼近,便结阵阵掌弹指的猛攻。

  火鹤运功如风的砍杀着。

  二婢依据三才剑阵方位亦紧守不已!

  闷哼声中,一名裸女的心口已经挨了一剑,田欣脸色-寒。立即掠去。

  她闪身劈掌,便紧攻向火鹤。

  她运掌如飞,掌影如山之中,阴柔掌力不时的扫偏火鹤的宝剑,没多久,她已经占了上风。

  不到半个时辰,她已经制倒火鹤,她不屑一哼。立即在火鹤腰背各按三掌,甄南仁见状,急忙道:“别如此!”

  “我偏要瞧瞧她有多浪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别说啦!交给你啦!”

  说着,她已攻向一婢。

  甄南仁一走近,火鹤立即面泛怒容。

  “火鹤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

  火鹤的穴道受制,只能急得掉泪。

  悠听一婢惨叫一声,便被田欣劈倒。

  另外一婢见状,立即横剑目尽田欣一上前,便撕破火鹤的衣衫道:“仁哥,搞她!”

  “我……何必呢?”

  “仁哥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……好吧!”

  没多久,田欣的催情制穴手法已经将火鹤搞得欲焰沸腾,田欣不屑一笑,立即起身道:“仁哥,搞烂她。”甄南仁只好披挂上阵啦!

  落红斑斑,他不由一阵不忍。

  田欣却愉快的格格笑着。

  甄南仁暗暗摇头,便继续忙碌着。

  不久,田欣一解穴,火鹤便疯狂的发泄着。

  “我……你要杀她?”

  “当然,我不打算让终南派知道这件事,。你呢?”

  “我……我也一样!”

  “仁哥,看开些,玩吧!”

  说着,她又按上火鹤的腰背。“仁哥,采功吧!”

  说着,她已按上火鹤的“关元穴”。

  甄南仁定气不久,便有功力涌入。

  他立即坐起身子专心运功。

  一向以泼辣著名的火鹤便葬身於五指山。

  深夜时分,裸女们一收拾妥洞室,便跟着田欣二人掠向山下,没多久,她们已经消失於黝暗之中。

  天亮之后,她们早己扮成男人,轮流驾乘十二部马车驰去,田欣和甄南仁则依偎的睡在软被之上。

  重阳时节,他们深入沙漠,黄昏时分,他们一近绿洲,便见十名青年送来清水及食物道:“恭迎姑娘。”

  “免礼,主人在吗?”

  “主人已候姑娘半日请先用膳。”

  田欣二人-坐下,五十九名裸女便跟着入座用膳。

  一名青年上前低声道:“大姑娘多次批评姑娘,姑娘小心些!”

  “我知道,主人呢?”

  “主人一直不作表示,显非吉兆,小心些。”

  “谢谢!”

  她便边吃边想着。

  膳后,她便陪甄南仁掠去。

  不久,她们已经停在一座帐篷前,篷前之青年行过礼,立即掀布。

  她们一入内,便见一位中年书生坐在桌旁,另有一名青年上前行过礼,便低头迅速的掀布离篷。

  田欣立即下跪道:“参见恩师!”

  甄南仁下跑道:“参见师母。”

  “师母,不敢当!”

  “晚辈是斩情客之传人。”

  “我听说过,不过,我已和他仳离。”

  “先师已作古,师母何必……”

  “是的!一日为师,终於为师矣!”

  “听说他授你含月神功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她一挥手,桌上之酒壶立即飞向甄南仁。

  甄南仁立掌如刀,便以功力阻住酒壶。

  她-顿首,立即道:“丫头,你出去。”

  田欣立即应是离去。

  甄南仁上前托壶,便欲放上弃。

  她倏地扬掌,立即抓来,甄南仁一收掌,便另扬左掌。二人立即以擒拿扣穴手法拆招着。

  这位中年书生便是昔年以艳丽及豪放出名的月狐,她连攻十八招之后,立即边攻边站起来。

  甄南仁只求平安,不敢得罪她,便一直采取守招。

  不久,只听叭一声,两掌已经贴合。

  她一催功,他便向后微仰。

  他徐作吐劲,身子便缓缓前头。

  不久。两人已经挺臂峙立着。

  倏见月狐朝自己的襟口-抓,便向下一撕。

  他啊了一下,身子便向后-退。

  她一挑指尖,立即射中他的右肩。

  他闷哼一声、便收掌暴退。

  他正在抚揉右肩,她却撕去全身的衣衫,一具丰腴的胴体,立即一丝不挂的展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“师母……”

  “过来!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过来!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丫头,叫他过来。”

  立听田欣在篷外道:“仁哥,听话!”

  “可是,我不能对不起先师呀!”

  “仁哥,求求你,过去吧!”

  甄南仁只好默默行去。

  田欣的泪水一流,她不由行向远处。

  一声“师妹”之后,她立即止步。

  立见一位健美女子披袍行来道:“师妹为何哭啦!”

  田欣拭去泪痕道:“砂粒跑入眼内。”

  “格格!师妹不过应啦?”

  “还好,师姐练功回来啦,”

  “嗯!师妹。听说你找到如意郎君啦!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恭喜!”

  “谢谢!托福!”

  “听说他是斩情客的传人,是吗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师妹姑乎明知故犯喔!”

  “缘由天定,一切皆是天意。”

  “格格!师妹为何变得如此迷信呢?”

  “或许吧!”

  “谁在篷内陪恩师?”

  “我不知道!”

  “他呢?你那老公呢?”

  “不知道,他或许在散发吧!”

  “师妹不担心他会陷入沉砂呀!”

  “我提醒过他,抱歉,我想返篷歇会儿。”

  “请!”

  田欣一走,此人立即含笑行向帐篷。

  此人姓田,单名娃,她一近篷旁,便由孔缝瞧着,媚目立即为之-亮。

  她乍见恩师之浪态,神色立即复杂。

  她又瞧了一阵子,方始默默离去。

  香汗淋漓之下,她欣然呐喊着。

  甄甫仁火大的更加大开杀戒了。

  泪水不由也叫出来啦!

  良久之后他吁口气,方始送入“纪念晶”。

  “妙……妙人儿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

  他一放下她,立即欲起身。

  她立即搂着他道:“别急着走。”

  “师母!”

  “不!我是你的大姐。”

  “可是。你是欣妹之师呀!”

  “各交各的,我不反对你们在-起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她由枕下取出一粒蜡丸道:“这是少林‘少还丹’,张嘴。”说着,她已捏并蜡丸。

  他一开药香,立即张口。

  她含住药丸,便吻上他。

  他只好吻住樱唇。

  她渡入药丸,方始道:“运功吧!”

  他立即坐在-旁运功。

  她披袍起身,便含笑向外行去。

  他-运功。便觉得功力澎湃,他立即全力运功。

  天一亮,立见田欣端食物入内道:“仁哥”。

  “欣妹。”

  “仁哥,对不起。”

  他一搂住她,立即道:“没事!没事!”

  “仁哥,委屈你啦!”

  “别如此说,她呢?”

  “陪师姐去练功啦!用膳吧!”

  两人便默默用膳。

  膳后,田欣立即道:“她要你再陪她两夜,我便可以尧命。”

  “好吧!”

  “委屈你了!”

  “别如此说,来!”

  说着,他已按上右乳。

  “仁哥,别太累,你歇息吧!”

  说着,她已端走食物。

  甄南仁吁口气,便上榻就寝。

  黄昏时分,一阵香风将他唤醒,立见月狐披袍含笑前来,今夜的她经过刻意打扮,倍添妩媚的气息。

  “师母!”

  “好弟弟,我是你的大姐呀!”

  “大姐!”

  “格格!这才像话嘛!来!”

  立见二位少女送入酒菜。

  两人一入座,月弧便亲热的替他挟菜斟酒。

  两人用膳半个多时辰,她方始起身卸袍道:“我美吗?”

  他立即挥戈疾攻着。

  她取出一本小册道:“送给你。”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六合掌法。”

  “啊!它不是已被你毁去吗?”

  “他向你提过此事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他如何说?”

  “当年,你们联手向六合老人夺来此册,你却把它毁掉,所以,他才在一怒之下和你离开。”

  “我只是试探他而已,谁知他……算啦,六合掌法颇为深奥,不过,我已经详加注解,你好好的练吧!”

  “谢谢大姐。”

  “你爱丫头吗?”

  “爱!”

  “我成全你们,不过,你别把我甩掉、懂吗?”

  “懂!是!”

  “格格!很好,她在左侧篷内,去吧!”

  “谢谢大姐。”

  说着,他立即吻上她。

  良久之后,她满足的道:“真是疼女人,去吧!”

  甄南仁穿妥衣靴,立即离去。

  他一入左篷,田欣便送上香吻。

  两人吻得死去活来。方始松口。

  她指着盆内之水道:“净身吧!”

  他立即欣然入浴。

  她便温柔的为他搓背。

  良久之后,两人方始依偎的取用宵夜。

  “欣妹,咱们可以在-起啦!”

  “嗯!这一切全是仁哥忍辱换来的。”

  “别如此说,自己人嘛!恩师送我六合掌法哩!”

  “她今天和我提过此事,你好好练吧!”

  “行!”

  “别太累,歇息吧!”

  两人立即互搂上榻。

  不久,两人已经欣然进入梦乡。

  甄南仁经过二十月的研读及练习之后,已经对六合掌法颇有心得,所以,他便日夜在沙漠实在演练。

  六合掌招不但涵盖六合,而且威力甚猛,它乃是武林怪杰“六合老人”生前成名及称霸之绝活儿。

  甄南仁日夜苦练三十月之后,便已经有五成的火候,这天深夜,他仍然单独在沙漠中演练着六合招式。

  滚滚黄沙便随着掌招而漫天飞扬着。

  良久之后,他方始满意的收招。

  黄沙渐落。倏见一具健美胴体一丝不桂的站在右前方十丈处,月光映照之下,胴体更加的扣人心弦。

  他不由忖道:“她一定是田娃!”

  “精彩!高明!”

  “谢谢师姐的跨赞。”

  “师妹和你提过我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她如何形容我?”

  “健美,爽朗!”

  “如今一见,颇感失望吧!

  “不!相反,欣妹太保守一,师姐更美。”

  “不敢!”

  “为何不敢?”

  “师姐崇高。”

  “恩师更崇高,对不对?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这半年来,你一共陪恩师十一次、对不对?”

  “这……师姐直言吧!”

  “陪我。”

  “小弟怕亵秽师姐。”

  “你嫌我吗?”

  “不是!不是!”

  “那就来吧!”

  说着,她已躺在沙上。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你担心师妹会吃醋。”

  “我不愿破坏你们的感情。”

  “放心,我不会胡来。”

  “好,小弟就侍候师姐吧!”

  说着,他立即宽衣。

  两人便在沙上热吻着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她汗下如雨的溃败着。

  他不客气的痛宰着。

  倏听:“仁哥,采功。”

  他-抬头。便见田欣在沙堆后挥手。

  他一点头。便大开杀戒。

  良久之后,田娃在尖叫声中昏迷啦!他趋胜扫荡一阵子,立即悄悄将她制昏,再运功盗采她的功力。

  功力刚启动,他不由暗爽。

  可是,没多久,他便神色大变的忖道:“哇操!好刚猛的功力,哇操!我真猪呀!她修练猎阳神功呀!”

  他的额头立即溢出汗珠。

  田欣一走近,立即宽衣道:“仁哥,别慌,再吸。”

  他一听援兵已到,立即猛捞功力。

  炙热功力滚滚入体,他终於汗下如雨的起来坐在一旁。

  两人立即各自运功着。

  刹那间,田欣便承担一部份的功力,甄南仁便宽心运功。

  二个时辰之后,甄南仁的身子不再滚热,不过,其全身穴道却仍然胀缩不己,所以,他仍然小心的运功,田欣轻轻一按他的背部,他立即明白她欲收功。

  於是、他准备收功啦!

  倏见她的下体泄入一股功力,立即徐徐退去。

  她-收口,他不由感激万分的忖道:“她太爱我啦!”

  时值重要关头,他只好继续运功。

  田欣一见老公的脸色白里透红,不由大喜。

  她穿妥衣衫,便挟走田娃。

  她送田娃上榻之后,方始欣然返回帐篷。

  倏见月狐坐在桌旁,田欣立即欲下跪。

  月狐含笑道:“免礼,坐!”

  田欣立即侍坐於对面。

  “你助他盗田娃的功力啦?”

  “是的!恩师恕罪!”

  说着,她立即欲下跪。

  “罢了,你为何要如此做?”

  “徒儿欲助他复仇。”

  “别无他因吗?”

  “是的!”

  “柳扬和吾毕竟会为夫妇,吾也有意为他复仇,不过,功之道急不得,你误明白吾之意思。”

  “明白,弟子下次不敢。”

  “吾准他俟机吸收田娃的功力,不过,你必须提醒他注意阴阳融合之道,猎阳神功这威非同小可矣!”

  “是!”

  “你最清楚吾培植你们二人之目的,对不对?”

  “是!弟子不敢负师恩!”

  “很好,吾会成全你和他终身厮守。”

  “谢谢恩师,弟子该如何向师姐解释今夜之事?”

  “不必解释,你装作不知吧!”

  “是!”

  月孤起身道:“你别松懈练武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月狐一离去,田欣不由松口气。

  她净身之后,立即上榻运功。

  天亮了,气温逐渐回升,甄甫仁体内之措阳功力原本已经安份,此时却已经蠢蠹欲动啦!

  甄南仁匆匆穿上衣衫,便返回篷内。

  “仁哥,快含它运功。”说着,她已递出金刚珠。

  甄南仁含住金刚珠,立即在榻上运功。

  田欣瞧了半个时辰,方始在蓬外练功。

  此时的田娃默默来到大漠凹谷处,她卸去衣衫,立即轻抚下体含笑付道:“太美啦!他实在迷人啦!”

  她回味昨夜销魂美味良久,方始坐入谷中。

  功力乍涌,她立即怔道:“我的功力,他……他采功啦!”

  她不由恨意涌上心头。

  可是,酥酸之感,立即使她-顿酥畅。

  她的心儿不由一阵矛盾。

  良久之后,她一咬牙,便自言自语道:“我要去问他。”

  倏听:“不必!”

  “啊!参见恩师!”

  月狐走到谷旁,立即沉容道:“谁叫你嗜色的。”

  “弟子知罪。”

  说着,她立即上前下跪着。

  “丫头,吾昨夜瞧个一清二楚,吾方才也问过他,他为了替其师复仇因而吸收你的功力,吾已经原谅他。

  “你若想继续和他交往,你就别计较此事,田欣也被他采功,可是,她以爱包容他,你自己斟酌吧!”

  田娃忖道:“师父如此袒护他,我那能计较呢?何况,我尚可享受欢乐呢?算啦!我也不想成为天下第一人啦!”

  她立即道:“弟子只是担心无法完成任务。”

  “放心,他将会协助你们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“吾准你们玩,却不准你们争风吃醋。”

  “是!”

  “继续运功吧!”

  说着她立即飘然而去。

  田娃心事已定,立即入谷专心运功。

  此时的甄南仁已经不再溢汗,而且体中的功力迹逐渐凝定,他在欣喜之余,立即决马加鞭的返功着。

  田欣入内瞧了一阵子,便欣然在旁品茶。

  不久,月狐来到篷前,田欣刚欲行礼,月孤立即示意噤声。

  月狐入内瞧甄南仁一阵子,立即传音道:“吾方才已经安抚田娃,今后你挪些时间让她也享受一番吧!”

  田欣立即点头。

  月狐微微-笑,立即离去。

  田欣松口气,便继续品茶。